【原创】贱受也能虐渣攻主受· 虐

发布日期:2020-06-28 11:57   来源:未知   阅读:

  贱受顾名思义,痛了不但不喊痛,就算被虐的身残心残也不反抗,任你打任你骂任你虐,始终死死追着攻不改,严重的导致变态、犯贱.贱受,人如其名,又贱又受。

  温寻表示这个属性很对他胃口,看到渣攻们最初的厌恶和最后的悔恨,会让他很有成就感。

  看到贱受吐血车祸割脉或者是在病床上气息奄奄,不知道渣攻们你们的心脏还好受吗?

  男人果然说到做到,第二天当少年刚刚醒来,透过窗户看向楼下时,果然看到一辆黑色汽车和几个戴着墨镜的严肃黑衣男。

  少年默默地拉上了窗帘什么也没说,正当他洗漱完毕后,敲门声此时也响了起来,一下一下打在了少年的心上,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温少爷,先生吩咐过了,叫您不必理什么行李,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其中的一个黑衣男微微弯腰,语气恭敬。“那么,请温少爷走吧。”

  温少爷…这三个词戳到了少年的敏感的神经,这三个字他在以前经常听到,可是现在他不再是什么少爷了,他只是别人的一个玩具罢了,‘少爷’这个词未免太过嘲讽。

  少年乖顺地随着黑衣人的指引离开了这个充满温暖的只属于他小窝,最后在楼道下再抬头

  而一阵激烈的枪声,瞬间打断了少年的沉思。他瞬间抬头,正好看见一枚子弹穿过车窗玻璃射入司机的心脏画面,顿时鲜血溅出一大片,而车子也因失控撞向公路旁的护栏,翻滚了几下才停住。

  一切都太快了,少年来不及反应就已被死死地压在了车子底下,一时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有一股热热的液体从额头流出,流过眼眶,让他睁不开眼。

  耳边传来的是其他黑衣人的脚步声,激烈的枪声和一系列喧闹的杂音,一点点由轻变响,就像伴随着电视里的声音睡觉一样,你能感觉到声音的逐渐变响,然后蓦然消失。

  而在他闭上眼睛的前几秒,他听到有一个声音对他说,“让我代替你吧,帮你了却心愿。

  温寻觉得自从他出院以来日子还算安稳,天天和待在他和姜风赢所谓的别墅内,面对的总是一干奴仆。

  而姜风赢自从在医院以后就没再见过,问管家也只是说先生忙于公事。可温寻却知道姜风赢这是上赶着准备除了温家遗留的财产呢,温寻就不明白了,他一个温家的继承人在这,钱啊公司啊怎么不给他?再说,温家二老又没死。

  说是处理公事,但不可能一天到晚,连着处理吧,他就不信姜风赢抽不出一点时间来看看他所谓“心尖”上的人,所以温寻通过系统查到了真相,发现半夜时姜风赢的所在地经常是是XX小区,XXX花园,XXX公寓,以及一系列酒店等地方,温寻顿时就懂了。

  这是嘴上说爱着,身体却不老实,一直在偷吃,所以说当时在温寻面前这么久也是装的吧。

  而温寻也没有闲着,敬业的扮演一个有些对外界陌生害怕的失忆少年,自从一天天没见过姜风赢开始,他在佣人面前也是一天比一天精神差,而面对佣人的关心时,却一副面色苍白还强撑着精神装开朗的形象,让整个别墅内的佣人们都一时间对温寻怜惜不已。

  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西服,整齐地贴在他挺拔的身上。看见温寻有些迟疑地待在一旁,向他招招手,就像招呼一只小猫小狗似的。

  “抱歉,让你一人个这么久,我实在是因为工作很忙。”姜风赢睁着眼说瞎话,让温寻听得难受。

  见温寻不说话,姜风赢便接着说着:“听管家说我不在的几天你的状态不是很好,连饭也不好好吃是不是这样?”

  温寻此时才敢开口,语气中有些委屈,“因为…你总是不来,我很害怕,家里都只有佣人陪着…”

  姜风赢听温寻说这话,愣了一下,随即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愧疚,连着好感度也上升了不少。而温寻通过好感度却发现,在这之前姜风赢对原主的好感度也只是对于宠物的好感,并没有用多少真心。

  PS:卡文了卡文了0.0我不知道该怎么把渣攻表现得更渣一点了 慢慢来啊ww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姜风赢对温寻的好感也是不增不减,偶尔来温寻着吃几次饭,就回去了。正当他对接下来一筹莫展时,一天别墅内突然冲进来一个打扮艳丽的女人,看见他二话不说就一个巴掌扇过来,清脆的响声让他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只有火辣辣的疼痛,眼睛也因为生理反应而酸涩流泪。

  女人尖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哼,你就是阿风藏起来的那个小贱人?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

  “你不知道吗?我是阿风的未婚妻!我说阿风怎么还不愿意和我结婚呢,原来是有了你这个小贱人。真不知道阿风怎么想的,你们温家也没多大权势,还费什么功夫弄垮,还不如直接和我们简氏联姻。”

  “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皮赖脸的扒着阿风不放,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赶快滚。”

  温寻捂着脸不说话,心里却暗笑这个女人没脑子,骂人的话也就算了,这么理直气壮地冲进别人家去骂分明就是找死,姜风赢怎么可能会给别人机会到他头顶上兴风作浪,还有拜托先查查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好吗,失忆少年怎么会知道那么多,这个女人还一句句的把姜风赢隐瞒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这是比自己恢复记忆的节奏啊。

  女人的话一直絮絮不止,直到姜风赢怒气冲冲赶回来时,她才住了嘴,气势上却一点没有减弱,怒极反笑,对着姜风赢就大喊:“姜风赢你就是因为他而不和我结婚吗?行啊,那你和简氏的联姻想都不要想了,我就跟我爸说去!”

  姜风赢一听这话,面色黑得更难看了,但是碍于艳丽女人的身份特殊性但还是强压着怒气,一字一句说道:“简凝,我的事现在还轮不到你管,现在请你出去,答应简家的事我会做到,不用你操心。”

  简凝听他这么说,火气也略微降了下来,但却依旧趾高气扬地冷哼一声,“但愿如此,还有快点把他给我处理了,我看着碍眼,不然你想得到的东西,我们简家是不会帮你的。”说罢,领着包包蹬着高跟鞋走出了别墅。

  原本姜风赢的性格根本不可能让一个女人踩在他头上,而对简凝这么宽容还是因为他的公司股份有百分之20掌握在简氏手里,简氏的老爷子还不是他现在能比的。不过和简家联姻后,不仅可以拿到这百分之20的股份,还能借助简氏的权利,开拓在北方地区的商业通道,而且这个女人还一心一意扑在他身上。

  不过这次是他疏忽了,竟然让这个女人找到了这里。姜风赢暗暗地握紧了拳头,想到了还倒在地上的温寻,连忙叫佣人准备热毛巾和药,自己则上前查看伤势。

  “怎么样,还好吗?”姜风赢说着,轻轻拿开温寻捂着脸的手,看到原本白嫩的脸红肿得厉害,眉头紧了几分。

  温寻只是红着眼眶没说话,乖乖地让姜风赢上药,只是在感到刺疼时,微微痛呼。

  姜风赢看着温寻不闹不抱怨的样子,心里也是蓦然一软,只是在想到简凝说的话后还是硬了心肠,对温寻说道:“抱歉,让那个女人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只是那个女人我还有用,可能现在不能到这儿来了,不过等我把一切处理好,我回来接你,和你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我不会再束缚着你,你要是想出去玩也可以,但是一定要告诉管家,还有最好不要到我的公司来,看到我也不要上前,我怕给你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明白了吗?”

  温寻刚刚在被简凝扇了一巴掌和听到关于温家的事情后,就已经准备开始慢慢恢复记忆。对于这个等级的任务来说,剩下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