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人生(快穿)

发布日期:2020-10-25 13:59   来源:未知   阅读:

  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05.如何养大一只猫3此为防盗章路离大基地不算远,再开个一两天就到了。(看啦又看手机版但他们物资不多了,还是要到赵泉提过的小基地补给。虽然知道那个地方不安全,权衡过后他们还是必须要去,在表面看来那只是和普通的小基地而已,只是短暂停留,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还算是安全。

  到了地方,牧云闲让邻居孙亭一家三口和雇主的弟弟四个人留在租来的店里休息,自己上了街。除去汽油和食物之类的必需品,牧云闲买了点药材收起来。想买多是不可能的,雇主留下的钱根本不够,只能再做打算了。

  落在他肩上的重明低低地叫了两声,牧云闲安抚的摸了下他的毛,说:“我们要在这里待很长一段时间。”

  “啾。”重明放在牧云闲肩上的爪子突然收紧,牧云闲说:“可是我要做任务啊。”

  小家伙不满的啄了下牧云闲的耳朵,引得他轻笑了声。他之所以给小家伙取名重明,就是因为,他是传说中的重明鸟。在传说中,这是一种可以辟邪的动物。

  他的视线,跟着重明落在一家店里,在小家伙看来,那里的邪气非常重。那是一家药店,店里的主打产品是……丧尸病毒的解毒剂。

  “汪哲远……”牧云闲口中念着这个名字,这是药店的所有者,他也从那个白眼狼的口中听到过。重明叫了两声,牧云闲解释说:“杀一个人,有什么用处呢?雇主要害了他的人都去死啊……可他还要世界和平,你说是不是很矛盾?”幼鸟当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把小家伙从肩上捉下来,说:“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嗯?”

  这些人没有辜负他,尽管知道这个小基地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还是在这里多留了好几天,花了不少钱找他,最后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才离开这里前往大基地。

  牧云闲一直在这里。有些事做起来太危险,把雇主的亲人牵扯起来叫作死,只能让他们先离开。有重明在他们身边,这几个人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

  所谓静水深流,末世中异能者屠宰场所在的小刘庄就是如此。牧云闲选择成为深水旋涡中的一环。

  他花了一年时间积蓄自己的力量,修炼异能,武功,还有……制作药物。上辈子久病成医,牧云闲的跟着牧三学了医术,而且学的不算差。

  于是常常出大基地的猎尸者都知道了,小刘庄里有个很神秘的医生,和像是从武侠小说里穿越出来的一样,很多别人治不了的大病,他都能救得回来。很多势力都想笼络他,但前提是要找得着。

  牧云闲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找,只要对他而言有价值的人想找他,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葛大庆就是其中一个,他是天穹大基地中排名前三的队伍的队长,和牧云闲关系不错,他们队伍里的人来小刘庄附近猎尸,基本都是牧云闲在负责治疗。

  大刘庄的一处小民居里,七八个猎尸者龇牙咧嘴的或坐着或趴着,身上多少都有伤。牧云闲坐在他们边上,写着什么东西。过了会外头进来个大汉,手上就端着药碗,嘴里也不闲着,喊着:“药来了药来了,谁快过来接一下。”

  “你看看这屋里哪个像是能随便动的。”有个伤了腿的男人应了声:“费什么话啊,难道指望着牧医生帮你端吗?”

  刚端碗的大汉把药放下,深以为然,对牧云闲抱怨:“您这每天这么多人,怎么不想着找个护士,什么都得我们自己来……”

  “我找了护士还藏得住吗?”牧云闲头也不抬,淡淡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几家的老大早就商量好了,一家我去轮十天……是吧?”

  这下大汉闭嘴了。一群人上过药,被没受过伤的队友搀扶着上了车,临走前,大汉悄悄对牧云闲说:“我们老大说了,您之前提的条件,我们可以接受,但是要您亲自去面谈。”

  牧云闲之所以不加入某只队伍,对外宣称的理由就是,他在找个机会报仇。他的亲人被某个异能者屠宰场的人杀了,他在打探究竟是谁杀了他的亲人。想要他加入队伍,就要帮他报仇。

  他留在小刘庄,这个仇人是谁再清楚不过了。牧云闲在等,等一个有意对汪哲远动手的人,同时做着准备,证明自己的价值,并与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毕竟雇主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让牧云闲保护好他的家人。

  这么长时间过去,终于让他等到了,天穹基地中著名猎尸队的队长葛大庆接受了他的条件。

  “这是什么?”葛大庆还没来得及和他寒暄几句,就见牧云闲拿出了这样东西,忍不住惊讶。

  肯定不只是汪哲远,基地里有其他的队伍,也有研究丧尸病□□剂的——这是命脉,当然不能只掌握在某个人手上,只是暂时,汪哲远的药剂还不算是最好的。

  葛大庆拿起那瓶药剂,闻了两下,说:“您的医术有口皆碑,我当然是信得过,您要是愿意帮我们一起研究,那就太好了,就是,恕我多想,您是不是还话里有话?”

  葛大庆说:“汪哲远那么脏的,整个基地里只有一家,我们也早就已经看不惯了。”他说着,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厌恶:“杀人取晶核,这和吃人有什么区别,亏他做的出来。”

  牧云闲当然相信他,在这些人里面,葛大庆的进度是最慢的,相比较其他人而言,葛大庆就干净一点。他说:“我和他有仇,你是知道的。”

  “对,我和他也有。”葛大庆脸上流露出一丝冷笑:“就半个月前,我的一队人到周边一个小基地去猎尸,遇到了高级丧尸,死伤惨重,路上遇见汪哲远的人,那些人直接就把我的人给杀了取晶核。现在都不只是他,他手底下的人都养成习惯了。要我说,他这一队人,和丧尸有什么区别,因为他死的人,比死在丧尸手下的人都多得多了,比起害同胞,他可是要比丧尸拿手。”

  “恕我直言。”这时候反倒是牧云闲在劝葛大庆了:“这就是我给您这瓶药剂的理由了,因为汪哲远的药剂,别人不会同意您动手吧。”

  “这你就想错了。”葛大庆说:“你在私底下动的那些手脚,还是有点用处的。”

  牧云闲微微一笑。在小刘庄当医生的时候,他可是没少宣传汪哲远在小刘庄里做了什么。他看人是一等一的厉害,能听他讲故事的,都是点能散播消息的大嘴巴。所以小刘庄里有个异能者屠宰场,从基地高层的秘密,变成了基地中所有异能者都知道的秘密。

  于是小刘庄里的人就越来越少了,愿意和汪哲远的队伍一起去猎尸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葛大庆提出要对付汪哲远,恐怕也有汪哲远这段时间实力减弱的原因。

  “这样的害群之马,谁愿意忍着他?”葛大庆怒一拍桌子,然后长叹了口气:“我以前只是听说这人做事很过分而已,要不是你说,我都不知道他有这么过分。其实和你透个底,想要解决他的不止我一个人。有了你这瓶药,除了他们,我还能说服更多的人。”

  这次见面聊的很成功,牧云闲算是彻底加入了葛大庆的队伍。花了一星期的时间,牧云闲试验了自己的药物,当看到药物的切实疗效之后,葛大庆终于彻底对牧云闲放下了心来。

  半个月之后,葛大庆宣布自己的队伍研究出了目前附近的几个基地当中疗效最好的丧尸病毒治疗药剂,并愿意低价提供给其他队伍使用。介绍会就开在一周后的晚上。

  邀请函在一天内发到了基地中的每一个高层手上,不论那天有什么事,大多数高层都空出了时间,准备去看葛大庆是否在故弄玄虚。自然,汪哲远也会来。

  他用进入任务世界,什么都没做,在一个小山沟里窝了两年,觉得自己已然超凡脱俗,要飞升了,回到任务空间,看见app上的剩余任务才清醒了一点。

  他懒得仔细选了,随手挑了个。这一回他的雇主是个处于人生重大转折点大明星的大明星,他要帮助雇主渡过这个关卡,他穿成了雇主的经纪人。

  雇主名叫乔冉,从十九岁开始红,靠着优秀的外貌和说得过去的演技,在圈子里虽有起伏,人气一直稳定在及格线之上。二十七岁时乔冉结婚,妻子霍家嘉同为圈内人,人气差他许多,但真心想要一个家庭的乔冉并不怎么在意。同年,他们有了孩子,是个男孩。

  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婚后的数年间,霍家嘉表现的完全不像婚前那样,简直像是粉丝说的一般,霍家嘉只是想从他身上吸血,连孩子都不怎么顾。原本乔冉婚后人气有着一定程度的下跌,加之在孩子身上用的时间多了,作品也比之前少了很多,几年间事业下滑的厉害,这更让霍家嘉不满意了。

  孩子五岁那年,乔冉接到一个相熟的狗仔的消息,霍家嘉可能出轨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见网络上一阵铺天盖地的□□,什么乔冉出轨,家暴,脏水全泼他身上来了。

  对自己的枕边人,霍家嘉半点不手软,以有心算无心,弄得乔冉全无招架之力。看的出来霍家嘉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多时了,光看她放出来的东西,乔冉自己都觉得,原来霍家嘉嫁的是那样一个渣男。

  这还不算什么,在几乎彻底毁掉乔冉的事业以后,霍家嘉还想抢走孩子的抚养权。乔冉心知肚明,她和孩子根本就不亲,孩子跟了她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就拼尽全力想要抢到孩子的抚养权。幸亏这时他终于拿到了对方出轨的证据,当一切尘埃落定时,他只保住了孩子的抚养权,名声已经彻底洗不干净了。

  好在他走红的几年攒下了一些积蓄,剩下的几十年人生过得也不至于太过糟糕。只是到底没有办法回到他所钟爱的演艺生涯中去,而他更爱的孩子在青春期看到了当年的传言,误以为父母当年离婚是乔冉的过错。两人沟通不畅,几年间父子间的关系留下了疙瘩,日后与孩子相处的也是不咸不淡,带着满满的遗憾走完了这一生。

  看完乔冉前半生的记忆后,牧云闲明白了,他最遗憾的有两点,其一是不能继续当演员,其二就是与孩子的亲子关系问题。

  他来到的时间点是乔冉出轨的流言刚刚传开之时,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了。牧云闲的优势在于他知道反击的关键点在哪里,但这东西知道是没有用的。霍家嘉出轨原本就是半公开的秘密,现在没被放出来,必然是有别的原因。

  牧云闲刷了下微博,看见自己雇主微博底下几十万条谩骂,轻挑了下唇角,走出房间。他刚走出公司大门口时,就有一群记者围了过来。

  见他有说话的意思,最外层的记者闭了嘴,过了几分钟,人群安静下来。记者们疯狂的求知欲从口中转向眼中,炙热的火焰几乎要把牧云闲烧成灰烬。

  “我只是乔冉的经纪人,不是他爸,对他的私事,我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先是面带恳切的,牧云闲这样说道。但这样敷衍的托词完全满足不了苦苦等候的记者们,像一杯即将达到沸点的热水,只差一点点就将疯狂沸腾起来时,牧云闲又说话了——

  “以朋友的立场,我倒是能说两句。”牧云闲道:“阿冉的孩子昨天收到了他们班主任的通知,让他近一段时间不要再到学校里去了,因为好事者太多,过于影响学校秩序……”

  “可乔冉是公众人物不是吗?他的孩子平时享受了福利,现在被影响也有它的道理对吧!”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记者语气急促,说道:“普通人家的孩子可不能享受这么优越的物质条件,大山里的孩子甚至连饭都吃不饱……”

  “对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来说,如果你说的影响是出个门都会被恶意的眼光窥探,被彻底孤立于人群之外,我觉得这不叫道理。”牧云闲的语气霎时变得冷漠,说:“乔冉没告诉我是谁,但在这里,我要请那位不知名的先生注意一下,看在孩子的面子上请你有点人性,有孩子在车上时不要追那么紧,孩子没受伤也会被吓到。”

  他说完话,保安总算是姗姗来迟,把记者隔开。牧云闲上了车,开向了雇主乔冉的家。

  他刚才所说的完全不是假话,从雇主给出的记忆中可以看到,五六岁的孩子面对父母之间的争执与外界不怀好意的刺激,已经明显表现出了焦虑的迹象。说是被昨天发生的事不完全是甩锅,在他刚刚接手身体时确实接到了一个电话,助理打来的,乔冉的儿子是被吓到了。

  牧云闲到了乔冉的家,打开门,就闻到了一屋子烟味,呛得人鼻子疼。乔冉的助理小吴就站在一边,看上去非常无奈,说也不是不说也不知。牧云闲没理他,先是开了窗子,然后走到他身边,把烟灰缸扔到了地上。

  “牧哥?”乔冉抬起头,俊秀的脸憔悴了不少,满眼都是血丝。小吴见牧云闲上来就摔东西,有点害怕,站在一边想着要不要上来拦。牧云闲倒没如他所想的那样情绪激动,摔了烟灰缸后,在乔冉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

  “窗户给你开好了,跳吧。”牧云闲说:“你家在二十八层,跳下去应该不会有什么生还的余地,好歹死者为大,键盘侠还能少骂你两句,我不用受那么多气。”牧云闲语气淡漠道。

  “闭嘴。”牧云闲瞟了小吴一眼,吓得她一激灵。牧云闲掏出手机,打开微博,找到乔冉最新发的那条的评论区,递到他眼前:“不敢跳?多看两眼就有动力跳了。”

  “语气不要这样,要有感情,抑扬顿挫,懂吗?”牧云闲靠在沙发背上,说:“对了,这条点赞数目是多少?”

  “我还有明明……”他低声说:“牧哥你别激我了,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完了我就退圈,好好养着明明,我不能让这些事牵扯到他……”

  “然后他十年后知道真相,他父母离婚,他留下童年阴影的原因是他爸是个家暴出轨的垃圾。”牧云闲说:“你再告诉我,霍家嘉为什么不会和你争抚养权?”

  雇主上辈子确实是这样,霍家嘉哭了一通,他就心软了。到底是爱过,乔冉知道对霍家嘉来说事业有多重要,决定退让一步,谁知道这一退就把自己退坑里去了。

  “打个赌,她要是坑你了,你儿子和我姓怎么样?”牧云闲懒得和他说了,站起来:“你自己去找证据,你老婆,她是什么人你应该比我清楚。”

  他们没辜负牧云闲的期望,回家后,周墨对牧云闲又是惧又是怕,为牧云闲给他服下的药惶惶不可终日。而望月,为情郎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换来该有的真情,自然是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