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部世界》到《开发者》:物理学家为你解答剧中提出的“自由

发布日期:2020-06-30 05:24   来源:未知   阅读: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人真的有自由意志吗?我们的所思所感是否只是原子聚合的机械运动?最近上映的美剧《开发者》和《西部世界》将这个话题再一次推向观众。在这篇访谈中,记者向加州理工大学的物理学教授提出上述问题,通过剧情探讨了量子力学和自由意志等话题,希望可以给读者带来启发。本文来自《纽约时报》,作者Reggie Ugwu,原文标题“‘Westworld’ and ‘Devs’ Asked Big Questions. A Physicist Responds.”

  当我们作出一个决定时,比如决定呆在家里而不是去派对,比如向某个喜欢的人示爱,我们都会在潜意识里对两个选项作出比较:如果我们选择呆在家里而不是去派对,我们是不是会更开心呢?如果我们向喜欢的人倾诉衷肠,我们会不会感觉更好呢?

  但是我们要怎么评估自己的感觉呢?我们真的有选择吗?还是说我们的大脑其实已经预先决定好了一切,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它已经根据当时的天气、房间的温度等,替我们作出了决定?

  近百年来,这种关于自由意志的问题一直是哲学和科学界的经典问题。最近,HBO的《西部世界》(Westworld)和Hulu的《开发者》(Devs)就在剧中探讨了自由意志的话题,两个故事都传达出了决定论的思想,也就是说,再从宇宙大爆炸以来,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受因果定律所支配的。自由意志只是一个幻觉,世界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机械大剧院。

  迷你剧《开发者》是由亚历克斯·加兰(Alex Garland)导演的,他同时也是《机械姬》的创作者和导演。在故事里,他借人物之口说出了关于自由意志的论断:“我们生活的世界,尽管看起来是混乱而不确定的,但它的背后始终由一条轨迹引导着。”剧中的弗雷斯特(Forest)就想要用科技努力捕捉这些看不见的轨迹。在故事里,他研发出了一台强大的量子计算机(看起来很像是谷歌和IBM的计算机),可以用来回顾过去和预测未来。

  《西部世界》的第三季也出现了一个超级计算机,开发者也将自己封为科技世界的“玉皇大帝”。通过这个计算机,他可以预测和控制地球上每一个人的行为。尽管人类看起来心智成熟且有创造力,但实际上他们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可以独立于机器去生活。

  和所有的科幻作品一样,科技为故事服务,这两个故事的落脚点还是情节。但是从中我们也可以反思,我们是否真的有自由意志?当我敲下这些字时,我是真的在按照自己的意愿写下这些话吗?当你阅读这些文字时,你是在完全自由的状态下思考吗?还是说,如同弗雷斯特所言,我们的一切都可以预测并投射到大屏幕上?

  为了寻找上述问题的答案,我找到了加州理工学院的研究教授、理论物理学家肖恩·卡洛尔(Sean Carroll),在他的新书《深奥的东西:量子论》中探讨了多重世界存在的可能性。在采访之前,肖恩答应我会提前看完《西部世界》和《开发者》两个系列。

  答:说实话,这是一种痛苦而甜蜜的经历。作为物理学家,我不可避免地要关注剧中的科学理论,有一些理论在现实中尚不成立,我要学会从这些理论中抽离出来。但是另一方面,我又很欣赏编剧通过物理知识去尽可能讲述有趣的故事。我觉得这比教育类节目更有启发性。如果真的想要普及科学或者让人们陷入思考,那么科幻剧是一个非常好的渠道。

  答:我更喜欢《西部世界》的第一季。但是不太喜欢续集,因为有点复杂。在第一季里,没有绝对的好恶,不会有太强的代入感。

  我很喜欢《开发者》这个与众不同的故事,我觉得它是一个好的电视剧,虽然情节有点慢、有点复杂,但是它和我们熟悉的科幻剧的模式完全不同。

  问:《开发者》中把量子计算机叫做电脑,在《西部世界》中则把它称之为AI(人工智能),你注意到其中的区别了吗?

  答:可能他们看待计算机的角度不太一样吧,但说实话,这点差别是可以忽略的。在《开发者》中把量子计算机称之为量子电脑,这听起来很酷,但是我们不应该把它和传统的电脑划等号。《西部世界》中预测计算机可以预测人类的未来,那么把它叫成AI也无妨,只是个流行语而已。不过我认为《西部世界》中的那个计算机看起来比《开发者》中的计算机更实用、更可信一些。

  问:这两部剧都对自由意志进行了探讨,展示了自由意志论和决定论的冲突,你可以稍微讲一下什么是决定论吗?

  答:决定论基本上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宇宙只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机器,一个具备一切可能数据的、容量足够大的大脑将可以描述过去和未来一切事件的进程。过去可以追溯,未来也可以推演,而且这一切都无比准确。在1800年左右皮埃尔·西蒙·拉普拉斯(Pierre-Simone Laplace)就提出了这种说法,并且把这个大脑称之为“拉普拉斯的恶魔”(Laplace’s Demon)。

  答:不会。最根本的原因是,如果世间真的存在这个“拉普拉斯的恶魔”,那么它需要知道宇宙中每个粒子的位置和速度,并且要知道几百个光年内所有的粒子的数据。另外,也没有任何渠道可以让这样的计算机去学习,根据粒子的实时变化而改变演算。

  答:不行,这就是科幻中“幻”的部分了,不符合事实。在真正的物理学中,没有人敢下这种结论。如果我告诉你,这一桌台球是这样运动的,然后由此可以推算中另一桌台球是如何运动的,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因为另一桌台球,我们需要看到它们,直到它在哪里,直到玩家是怎么打的才可以。不能简答地、根据眼前的事物妄加推测。

  答:我认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对此感到抱歉。但是我认为这个问题值得探讨。

  首先我们要回答的问题是:人类是否100%地受物理规律的支配?还是说,作为一种有意识的生物,我们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可以超出物理规律?几乎所有的物理学家都会告诉你,肯定是第一种情况,人类必须要服从物理规律。如果你跳出窗外,就要不可避免地受重力支配、掉到地上。你的自由意志不会阻止你摔向地面。那么为什么你会认为早上起来选衣服穿不是受物理规律支配的呢?应该也是有一种尚不了解的物理规律存在的。

  当然,还有一种关于自由意志的说法,说人类本身就是一种物理规律,所以不受其他物理规律的制约……这种说法几乎被其他所有的物理学家所反对。

  答:是的。不过我们在这句话里需要讨论“你(记者)”是谁和“决定”是什么意思。一方面,你是一群遵守物理定律的原子的总和,从这个角度讲你几乎没有选择,一定会遵守物理定律。但是从另一个层面讲,你是一个人类,所以可以作出决定。这两种说法意思看起来矛盾,但是可以同时存在。这反映了相容主义者的立场,现在大多数哲学家都持有这样的立场。

  问:但是这不等于什么都没回答吗?如果我们不是根据自己的意识作出各种选择,那就是说我们无法控制自己,所有控制自己的想法都是假象?

  答:让我这样说明吧。我们来思考一下你现在坐的椅子。这个椅子是由一堆原子构成的,但是你看到这把椅子时,脑子里会觉得它是一堆原子吗?不会,你会把它看成是一个普通的椅子。如果一个人坚持说他看到不是椅子而是一堆粒子,这种说法没错,但是很愚蠢。我们可以用不同类别的词汇来描述椅子,也可以用相同的思路来描述人类。

  另外关于人类是否可以做决定,有些人会觉得能做决定意味着人类有无限强大的能力、知道原子未来的发展轨迹、了解所有的物理定律,但是这不符合现实。

  问:在这两部剧中,人类都使用物理定律来重构道德世界。在《开发者》中,弗雷斯特认为决定论是毋庸置疑的。在《西部世界》中,人类只是乐园的游客,因此可以为所欲为。这两部剧都认为有一种无法控制的力量在人类的行为之后。那么当你在新闻上看到某些人某些事,当你在生活中接触一些人,你认为决定论会影响你对他们的判断吗?

  答:我不认为。如果我们还在讨论人类社会发生的事,那么就不应该把人类想像成某种力量的傀儡。它混淆了两种讨论世界的方式,一种是讨论人类如何生活、如何做出选择。另一种是物理规律如何强大。

  现在,我们会发现出于生物学的角度或者心理学的角度,我们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可以作出的选择是非常有局限的。这些生物或者心理学层面的因素需要被考虑在内。但这些都是人类社会层面的定律,不怎么需要最前沿的物理知识。

  问:这两个剧中还出现了计算机仿真的模拟世界。你认为在何种程度上这种模拟世界和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是相符的?

  答:我觉得分不出差别。我们现在就有可能生活在计算机创造的模拟世界中。如果你和我一样,认为我们的感觉、想法和其他现象都是物理层面(原子和力)相互作用的结果,那么你应该可以接受这样的观点,即认为计算机可以100%地还原我们的现实世界。虽然说100%还原现实世界并不实际,以后人类可能也不会这么做,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想象一下的。而且,没有任何理由说明模拟世界中的虚拟生物的体验和你在现实生活中的体验有什么不同。

  答:我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涉及到非常重要的讨论。我想,比起担忧上传到模拟器中的你是否还是你,你可能更需要考虑这一分钟的你是否还是前一分钟的你。我来解释一下我的说法:在一分钟之内,你可能还是原来的你,因为组成你的原子大部分还是相同的。但是在这一分钟里,也产生了一些变化,比如你一直在呼吸,你的皮肤可能有些碎屑剥落,等等。所以这一分钟的你和上一分钟的你可能不是同一个人。

  同理,当你被上传到模拟器里,那个数字化的你可能不是完全的你——要注意,这里我们不能用“是”你或者“不是”你来简单地回答问题。我们应该问:模拟器里这个虚拟的你和现实中的你有什么相似之处,面对世界上发生的一切是否会和本来的你做出相同的反应。

  上传自己,不是把自己放在复印机上印出一个副本。没有那么简单。那些认为上传自己就是把意识输送到模拟器中的想法是错误的。

  问:那么,在《西部世界》里,当威廉的肉体死去,人们复制出了一个有威廉意识的机器人,我们可以说那个机器人就是威廉吗?

  答:我会觉得这个机器版的威廉和人类威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像现在的你和五分钟前的你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样。

  问:在《西部世界》中还讨论了一个现实生活和人造生活。在剧中有一种说法:如果你不能分辨二者的不同,那处在哪一种生活中都无所谓。你认为这种说法对吗?

  答:《西部世界》中的主角显然都是一些机器人,和人类并不相同。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身处这样的世界,人造组织和有血有肉的人类一样,而且大家也和人类一样生活,那么我觉得现实和人造的界限就不再明确了,生活将变成一种连续的过程,而不是将两个世界彻底分开。

  问:多重世界的量子力学假说认为,我们的宇宙是在不断分裂的,每分裂一次就会产生新的宇宙,这种科学理论是《开发者》的科学基础。你也是多重宇宙的支持者,在你看来,是什么导致了宇宙的分裂?

  答:当电子这种小粒子处于叠加状态并且和外界接触时,宇宙就会分裂。叠加意味着电子可以同时有两种不同的状态,比如顺时针旋转和逆时针旋转两种状态。

  答:我很难过地告诉你,我们还不知道答案。我们对量子力学的研究还是有限的。宇宙分裂听起来是一种很有戏剧性的说法,但实际上它可能是一种很平稳的过程,没有爆炸或者什么巨大的场面。但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宇宙分裂可以每分钟发生一次,也可以每秒发生很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