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

高二下古诗_百度文库

发布日期:2020-05-07 12:17   来源:未知   阅读:

  高二下古诗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定风波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定风波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译文 不要去听雨打到林叶的声音, 不妨边吟诗长啸, 边慢慢渡行。 手拄着竹杖, 脚穿着草鞋, 走起来比骑马还要轻快。 怕什么风吹雨打?披着蓑衣, 顶着风雨, 漫步在崎岖的人生路途上, 这是自己平生经历惯了的。寒冷的春风吹醒酒意,身上感到一股寒意,山头夕阳西下,给自 己送来一点暖意。回望刚才走过的萧瑟处(偏向于心理精神上), 所谓的风雨都已经无所 畏惧了! 鉴赏 此词作于苏轼黄州之贬后的第三个春天。它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一生活中的小事, 于简朴中见深意,于寻常处生奇静,表现出旷达超脱的胸襟,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生理想。 首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一方面渲染出雨骤风狂,另一方面又以“莫听”二字点明外物不 足萦怀之意。“何妨吟啸且徐行”,是前一句的延伸。雨中照常舒徐行步,呼应小序“同行皆狼 狈,余独不觉”,又引出下文“谁怕”即不怕来。徐行而又吟啸,是加倍写,“何妨”二字透出一 点俏皮,更增加挑战色彩。首两句是全篇枢纽,以下词情都是由此生发。 “竹杖芒鞋轻胜马”,写词人竹杖芒鞋,顶风冲雨,从容前行,以“轻胜马”的自我感受, 传达出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豪迈之情。“一蓑烟雨任平生”,此句更进一 步,由眼前风雨推及整个人生,有力地强化了作者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坎 坷的超然情怀。以上数句,表现出旷达超逸的胸襟,充满清旷豪放之气,寄寓着独到的人生 感悟,读来使人耳目为之一新,心胸为之舒阔。 过片到“山头斜照却相迎”三句,是写雨过天晴的景象。这几句既与上片所写风雨对应, 又为下文所发人生感慨作铺垫。 结拍“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饱含人生哲理意味的点睛之笔,道 出了词人在大自然微妙的一瞬所获得的顿悟和启示:自然界的雨晴既属寻常,毫无差别,社 会人生中的政治风云、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句中“萧瑟”二字,意谓风雨之声,与上片“穿林 打叶声”相应和。“风雨”二字,一语双关,既指野外途中所遇风雨,又暗指几乎致他于死地的 政治“风雨”和人生险途。 纵观全词,一种醒醉全无、无喜无悲、胜败两忘的人生哲学和处世态度呈现读者面前。 读罢全词,人生的沉浮、情感的忧乐,我们的理念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体悟。 临江仙·夜归临皋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hú )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译文 晚上在东坡雪堂喝得微醉,酒醒后又接着喝,直到大醉,醉后归来恍惚已将近三更。家 童全睡鼾声如雷鸣,任你敲门总也叫不应,我倚着竹杖倾听江涛声。 我时常为身不由己而深深遗憾,何时能忘却为利禄功名奔走钻营?夜将尽风静水波平。 一叶小舟从此去,寄身江海了残生 赏析(一) 1 这首词作于神宗元丰五年, 即东坡黄州之贬的第三年全词风格清旷而飘逸, 写作者深秋 之夜在东坡雪堂开怀畅饮, 醉后返归临皋住所的情景, 表现了词人退避社会厌弃世间的人生 理想生活态度和要求彻底解脱的出世意念。 上片首句夜饮东坡醒复醉, 一开始就点明了夜饮的地点和醉酒的程度醉而复醒, 醒而复 醉,当他回临皋寓所时,自然很晚了归来仿佛三更,仿佛二字,传神地画出了词人醉眼朦胧 的情态这开头两句, 先一个醒复醉, 再一个仿佛, 就把他纵饮的豪兴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 接着,下面三句,写词人已到寓所在家门口停留下来的情景: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 应,倚杖听江声走笔至此,一个风神潇洒的人物形象,一位襟怀旷达遗世独立的幽人跃然纸 上,呼之欲出其间浸润的,是一种达观的人生态度,一种超旷的精神世界,一种独特的个性 和真情。 上片以动衬静,以有声衬无声,通过写家僮鼻息如雷和作者谛听江声,衬托出夜静人寂 的境界,从而烘托出历尽宦海浮沉的词人心事之浩茫和心情之孤寂,使人遐思联翩,从而为 下片当中作者的人生反思作好了铺垫。 下片一开始,词人便慨然长叹道: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这奇峰突起的深沉 喟叹,既直抒胸臆又充满哲理意味,是全词枢纽。 以上两句精粹议论,化用庄子汝身非汝有也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之言,以 一种透彻了悟的哲理思辨, 发出了对整个存在宇宙人生社会的怀疑厌倦无所希冀无所寄托的 深沉喟叹这两句, 既饱含哲理又一任情性, 表达出一种无法解脱而又要求解脱的人生困惑与 感伤,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词人静夜沉思,豁然有悟,既然自己无法掌握命运,就当全身免祸顾盼眼前江上景致, 是夜阑风静縠纹平,心与景会,神与物游,为如此静谧美好的大自然深深陶醉了于是,他情 不自禁地产生脱离现实社会的浪漫主义的遐想,唱道: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他要趁此良 辰美景,驾一叶扁舟,随波流逝,任意东西,他要将自己的有限生命融化在无限的大自然之 中。 夜阑风静彀纹平,表面上看来只是一般写景的句子,其实不是纯粹写景,而是词人主观 世界和客观世界相契合的产物它引发出作者心灵痛苦的解脱和心灵矛盾的超越, 象征着词人 追求的宁静安谧的理想境界, 接以小舟两句, 自是顺理成章苏东坡政治上受到沉重打击之后, 思想几度变化, 由入世转向出世, 追求一种精神自由合乎自然的人生理想在他复杂的人生观 中,由于杂有某些老庄思想,因而在痛苦的逆境中形成了旷达不羁的性格小舟从此逝,江海 寄馀生,这余韵深长的歇拍,表达出词人潇洒如仙的旷达襟怀,是他不满世俗向往自由的心 声。 宋人笔记中传说,苏轼作了上词之后,挂冠服江边,拏舟长啸去矣郡守徐君猷闻之惊且 惧,以为州失罪人,急命驾往谒,则子瞻鼻鼾如雷,犹未兴也,根本未去江海寄余生这则传 说,生动地反映了苏轼求超脱而未能的人生遭际。 赏析(二) 此词以夜饮醉归这件生活小事为由, 即兴抒怀, 展现了作者谪居黄州时期旷达而又伤感 的心境。 上片叙写于东坡豪饮后醉归临皋之景前两句点明了词人夜饮的地点和醉酒的程度醉而 复醒,醒而复醉,可见是一醉方休的畅饮了仿佛二字,刻画出词人醉眼朦胧之态,真切传神 家童三句, 是回到寓所门前驻足叩门的情事词人虽连连敲门, 然小童因等不及主人夜深归来, 酣睡已久,鼾声如雷,于叩门声全然不觉于是,词人索性不再敲门,当此万籁俱寂的深夜, 转而拄杖临江,细听涛声苏轼一向认为高人无心无不可,得坎且止乘流浮(和蔡准郎中见邀 2 游西湖三首其二)既然执(敲门)而不可得,随即便应转为破(倚杖听江声)这一生活细节, 是词人独特个性和旷达人生态度的又一次显现。 下片即是词人倚杖听江声时的哲思长恨二句,化用汝身非汝有也,是天地之委形也(庄 子· 知北游)及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庄子· 庚桑楚)之意,是词人当下对人生 的思索和感叹想平生颠沛飘泊, 身不有己之时居多, 何时才能不为外物所羁绊, 任性逍遥呢? 夜阑一句,亦景亦情,既是写深夜无风而平静的江面,也是词人此际宁静超然心境的象征, 并从而引发出尾二句的渴望和遐想小舟二句, 写词人面对平静的江面, 幻想着能如范蠡一样, 驾一叶扁舟,远离尘世喧嚣,在江湖深处安闲地度过自己的馀生此即孔子道不行,乘桴浮于 海(论语· 公冶长)之意,体现了作者当时渴望得到精神自由和灵魂解脱的心境。 全词的特点是叙事议论写景抒情相结合,语言舒展自如,简练生动,表现了词人独特的 语言风格在情感上, 飘逸旷达与悲凉伤感交织一处, 是词人谪居黄州时期复杂心境的很好展 示在苏轼现存的 362 首词作中,归字竟出现 105 次,这是深可玩味的李泽厚先生说:苏轼 一生并未退隐,也从未真正归田,但他通过诗文所表达出来的那种人生空漠之感,却比前人 任何口头上或事实上的退隐归田遁世要更深刻更沉重因为, 苏轼诗文中所表达出来的这种退 隐心绪,已不只是对政治的退避,而是一种对社会的退避(美的历程)由于其结尾所表达的 弃官归隐之念, 以至于翌日喧传子瞻夜作此词, 挂冠服江边, 拿舟长啸去矣郡守徐君猷闻之, 惊且惧,以为州失罪人,急命驾往谒则子瞻鼻鼾如雷,犹未兴也(宋叶梦得避暑录话卷二) 本来,又何必那样呢?因为根本逃不掉这个人世大罗网(美的历程)无论是人间天上,抑或 是廊庙江湖, 对于苏轼来说均是外部世界, 本无区别; 他最后的归宿只能是自己的内心世界, 所谓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实际只是词人希望获得精神解脱的一种象喻。 江城子 乙卯(mǎo)正(zhēng)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liáng),自难忘(wàng)。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 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bì n)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1], 明月夜,短松冈。 译文 两人一生一死,隔绝十年,音讯渺茫。不想让自己去思念,自己却难以忘怀。妻子的孤坟 远在千里, 没有地方跟她诉说心中的凄凉悲伤。 即使相逢也应该不会认识, 因为我四处奔波, 灰尘满面,鬓发如霜。 晚上忽然在隐约的梦境中回到了家乡,只见妻子正在小窗前对镜梳妆。两人互相望着,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有相对无言泪落千行。料想那明月照耀着、长着小松树的坟山, 就是与妻子思念年年痛欲断肠的地方。 诉衷情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 译文 3 回忆当年奔赴万里外的边疆,寻找建功立业的机会,单枪匹马奔赴边境保卫梁州。如今 防守边疆要塞的从军生活只能在梦中出现, 梦醒后不知它在何处?唯有自己在军中穿过的貂 皮裘衣,已积满灰尘变得又暗又旧。 敌兵还未消灭,自己的双鬓却早已白如秋霜,只能凭忧国的眼泪白白地流淌。谁能料我 这一生,心始终在前线抗敌,人却老死在沧州! 4